第222章 终于等到你(大结局)

365bet娱乐场官网备用_必赢365体育投注手机_365体育在线投注: 强吻99次:总裁宠妻太深 作者: 种子 更新时间:2019-09-25 10:51:43 字数:7869 阅读进度:228/228

深怕苏子墨会说些什么让我原谅苏子薰之类的话,却没想到,他开口说出的是,“叫我一声哥哥。”

我愣了愣,说不清心里头什么滋味,低叫了声:“哥——”

“放心,你既然叫了我,妹妹的事,我这做哥哥的当然义不容辞。”

苏子墨满足地笑着,拍了拍我的肩,我很感动,却忍住泪意,没有说话,方才我还又险些误解了他,这让我心里稍稍有些内疚。

将我送到门口后,苏子墨关切了我几句便走了,见他转身走远,我才深吸了一口气,推开病房门。

门开到一半,我怔住了,窗户旁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,听到开门声,便转头望向我,是陆云轩,看到他的一刹那我有些吃惊,但随即便面无表情,走了进去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自从他不做医生,回到万科之后,我跟他之间便生疏了许多,想起曾经那份纯粹的友情,还有老夏在时的日子,我心里不经有些黯然。

物是人非,曾经我想要守护的,一样也并没有留住,如今却得到了些我完全没有预想到的,至于到底是得到更多,还是失去更多了,我根本无法算清。

“夏梦,你的事我都听说了,你,你还好吗?”

听着他的话,我心里不禁想笑,都来关心我一番,问我好不好,如果我说不好呢又能怎么样?

“我很好,谢谢关心。”

我脱了鞋子,躺在病床上,冷言道:“如果你是向来看看我怎么样的话,现在已经看到了,我有些累了,想休息.......”

对于陆云轩,我再也做不当想当初那样没心没肺了。

我跟陆逸尘的事,虽说是陆贤明在捣鬼,但我相信,这里面少不了陆云轩的推波助澜。他对我有恩,我不会怪他,但想要让我像一以前那样笑脸相迎万万不可能的。

见我说话生硬,脸色也冷淡极了,陆云轩的神情有些落寞,他踱步到病床前,专注地看了我好一会儿,微微启唇,“夏梦,我们,再也回不去了吗?”

我没有说话,这话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“对不起,夏梦,是我错了。我原以为,只要我强大了,就能保护你,和陆逸尘公平竞争,却没想到,我们俩都输了。不过,可笑的是,我们不是输给霍博彦,是输给了那高高在上,自私自利的父亲。可笑我以为自己能取代陆逸尘,其实,到头来,我们都不过是被他利用的工具......”

陆云轩苦笑着,伸手似乎想摸我的头,但伸到一半又颓废地放下了,今天的他似乎有些不对劲,但我因为心里仍有芥蒂,并不想过问他什么。

“夏梦,如果当初我没有回万科,依然是个医生,你离开陆逸尘后,在我跟霍博彦之间,你会选我么?”

陆云轩的声音很低沉,让我不由地回想起当初离开陆逸尘,走投无路的时候。

如果真的像陆云轩所说的那样,我也许是会选他的吧,当初老夏就总想撮合我跟他,如果真的跟他在一起,大概老夏也是满意的,可随即一想,他还有个不吃素的妈呢,这一切似乎又有些难说。

罢了,这些都是不存在的事,假设并没有任何意义,我倒被陆云轩带进圈里去了。

想到这儿,我抬头看了看陆云轩,认真道:“过去的,都过去了,现在说这些都没有意义。我不迷信,但我一直认为,很多事都是安排好了的,什么人,什么时候出现,这些事命,我从来不去假设已经发生过的事情,因为前面还有更多未知在等着我,没有走到最后一刻,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”

这话,看似说给陆云轩听,其实也是在说给自己听。

我也曾想过,如果早点知道自己的身世,我跟陆逸尘是不是就不会像如今这般,可想再多没用,事实已经如此。

陆云轩挺直了腰,脸上表情似乎放松了些,苦笑着,“夏梦,看来,最了解你的人还是他。”

他口中的那个“他”,我不难猜出是谁,只是,我有些好奇,不知道陆逸尘跟他说了什么。

“想知道吗?”陆云轩微笑了笑,“可我突然不想告诉你。”

我皱了皱眉,不懂陆云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他并没有等我发问,便嘱咐我好好休息,转身走了。

“唉——”

我正想叫他,他手放在门把手上,停了下来,“夏梦,我会帮他,不过,至于你们以后怎么样,就要看你们自己的缘分了。”

陆云轩的一席话,说得我是云里雾里,见他没有多做停留,消失在门口,我的心里总觉得有什么压着,感觉有些沉闷。

后来,听说他跟某家财团女儿订婚的消息,我才知道他今天那眼底流露的无尽哀伤是为了什么。

两个月后,万科集团顶楼会议室,一轮投票结束,新的人事任免产生,陆逸尘被任命为新的万科集团董事长,坐在董事长位置上的陆贤明气得瞪着眼睛,说不出话来,许久,才憋出一句,“好,好,好,你们兄弟两个好样的,我真是养了两头白眼狼!”

陆逸尘冷着脸,没有说话,只陆云轩上前劝道:“爸,你血压高,千万别动气,医生说了,你要好好休养才行。你看你,累了这么几十年,也该好好享享清福了......”

说完,他让人将陆贤明搀扶了出去。

剩下的人纷纷向陆逸尘道贺,而我,转身悄悄从人群中退出。

这场仗并不好打,历时两个月,如果不是陆贤明信任的陆云轩倒戈,恐怕时间还要拖得再长。

其实今天我本不应该出面,但我太想看到陆贤明被打倒的画面,似乎只有这样,我心里才能真正和过去说再见。

我已经跟霍博彦说好了,这件事结束后,我便飞去桃花源。

原本他是要陪我一起来的,但被我拒绝了,他似乎看出了什么,但并没有说破,只交代了司机送我。

我心里告诉自己,这是最后一次,让我自私一回,过了今天,我便跟陆逸尘真的两清了。

肚子已经将近五个月了,要不是我瘦,今天又特地穿了件宽松的连衣裙,一不小心就容易露出破绽,所以会议结束后,我便匆匆朝电梯口走。

按了按钮,我在电梯门口等着,却忍不住不时朝门口看,连我自己都不清楚,我这是担心,还是期待什么。

很快电梯就来了,电梯门开,我收敛心神,准备抬脚走进,手被人拉住了。

我脚步顿了顿,转头,毫不意外,陆逸尘追出来了,他拉着我的手,呼吸有些微喘,大概是跑得太急。

“别走。”

他拉着我,目光灼灼地看着我,我只与他对视了片刻,便不敢看他。

我侧过头,平静道:“陆逸尘,你为我做的,我都知道了,我很感激,这次就算是我还你的,从今以后,我们互不相欠。”

“梦梦,我知道,你对我的心从来就没有变过。现在我们之间没有任何阻碍了,回到我身边好吗?”

陆逸尘的语气几乎祈求,我不敢看他,我怕自己会心动。

“一切都已经结束了,我有我自己的生活,你以后,也会找到比我更好的。”

“是因为霍博彦,对吗?我知道,你觉得离开他,就是对不起他,对不对?夏梦,你不爱他,却硬逼自己跟他在一起,你心里好过了,可你觉得你强迫自己,他会高兴么?如果他真的为你好,就应该让你跟自己真正爱的人在一起!梦梦,我知道他对你有恩,我也很感谢他为你做的一切,可报恩的方法有很多种,回到我身边,我跟你一起还......”

陆逸尘的话一针见血,不知为何,见他如此自信,我有些气恼,抬头看他,“你错了,谁说我不爱他了?陆逸尘,我不准你用自己毫无根据的猜测来评判我,霍博彦是我老公,他爱我,我,自然也爱他。”

最后一句话,我有些迟疑,声音有些轻,可还是说出口了。

听了我的话,陆逸尘抓着我的手颓然放下。

我重新按了下降按钮,不再看他,陆逸尘站在我身后,沉声道:“我知道,你现在还有很多顾虑,我会等你,无论什么时候,我都等。记住,你跟我在一起,不用再考虑其他,这次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,相信我......”

随着电梯门合上,陆逸尘的脸消失在我眼前。

他知道我在想什么,我何尝不想没有丝毫顾虑地回到他身边,可现实毕竟是现实,就算我能抛开霍博彦不说,陆贤明,还有林素云,包括苏浩然,这些复杂的人际关系,我半点也不想再去涉及。

电梯到了一楼,我收敛好心神,走出万科大门。

再见,陆逸尘!

站在门口,我低头从包里拿手机,准备打电话给司机,身后却突然伸出一只手,将我的嘴巴捂住了。

我挣扎着,可捂住我嘴的手绢上,似乎加了什么,有一股奇怪的味道,我想叫喊,可身体无力,很快就晕过去了。

再次醒来的时候,我感觉头还有些晕。

这是什么地方?

我眯起了眼琢磨,回忆起昏迷前的情景,我是要去见苏莫宇,可不知道怎么回事,被人给迷晕了带到了这里。

我费力地睁着眼睛看了看四周,这是个工厂,汽油味很浓,我定眼一看,四周竟堆满了大油桶,而我的手脚被绑着,躺在地上,几乎动弹不得。

侧躺在地上很难受,看什么都不顺畅,我努力挣扎地,使尽各种十八般武艺,总算是从地上折腾起身。

刚好不容易在地上坐好,身后突然传出了个声音,“你终于醒了。”

声音像幽灵般诡异,我身子一僵,连忙转过头去。

苏子薰!

是她,自从上次的事过后,简心已经对外放出话,替我正名,而苏子薰,已经成了众人皆知的私生女,就连苏浩然也碍于简心,不敢让她回家,她似乎也消停了一阵,我便稍稍松懈了些,没想到她还没死心。

苏子薰冷着脸停在我面前,居高临下地看着我,她看我的眼神,让我觉得很不舒服。

她表现得很冷静,我心里感觉有些异样,她越是镇定,我心里愈发不安。

我仰头,抑制住心里的不安,冷声问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她单膝蹲了下来,用手捏住了我的脸颊,嘴角微勾了勾,“你猜?”

说着,她将我的脸转向一边,对准油桶的方向,微笑道:“看,那一桶桶的都是油,只要我扔下去一个火星,这里就会轰地一声爆炸,漫天都是大火,到时候,你就会被烧得尸骨无存,连灰都不剩......”

她表情狰狞,上次下药还是偷摸着来,这次已经跟我撕破了脸皮,毫不顾忌,并且似乎打定了注意,要置我于死地。

我忙道:“苏子薰,你别乱来,我死了,你逃脱不了干系,这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!”

苏子薰冷哼了声,“这不用你操心,警察不会查到我身上。只要你死了,我就能回到苏家,回到逸尘身边,你放心,我会代替你好好照顾他,你就安心去吧。”

“就算我死了,你也不可能重回苏家,陆逸尘更不可跟你在一起!”

“如果不是你,我还是人人羡慕的苏家大小姐,逸尘也不会跟我离婚,都是因为你,都是因为你!我要杀了你!只要你消失了,所有属于我的一切都会回来!”

苏子薰愤恨地看着我,咬牙切齿,似乎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

我冷笑着,“苏子薰,你真可怜,你到现在还不明白,陆逸尘根本就不爱你!而你所一倚仗的一切,都是从我手里夺走的,我才是简心的女儿,这二十几年,你顶替了我的位置,我没有来怪你。你倒不知足了!”

苏子薰没有生气,竟然一反常态地细细摩挲着我的脸,“夏梦,如果你一直没出现,那不是很好吗?你好好地去吧,我会替你好好活下去。”

见她眼里隐隐冒出的绿光,我疑惑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很简单,字面意思,这你都不懂吗?”

苏子薰就像一条冰冷的毒蛇,在我的耳边吞吐着芯子,说出让我有些毛骨悚然的话,“夏梦,我都已经顶替了你二十几年,你让我继续顶替下去好了,为什么要破坏这一切?陆逸尘不就是爱你这张脸吗,你说,要是我顶替了你的脸,他是不是就爱我了?”

苏子薰边说边呵呵笑了起来,她已经有些癫狂了。

我大概能猜出,她是想除掉我之后,再假扮成我,顶替我的身份,既能回到陆逸尘身边,也能重新夺回苏家大小姐地身份。

“你以为你换一张假脸,别人就会不知道吗?苏子薰,你也太天真了,陆逸尘爱的不是一张脸,我的性格、习惯,喜怒哀乐,你统统都不了解,就算脸复制得再像,你骨子里还是没变,用不了多久,陆逸尘就会有有所察觉,只要他怀疑,你觉得你能瞒得了多久?”

大概是我说的话起了作用,陆逸尘愣了好一会儿神,我本以为自己的一番话,已经起了作用,但我低估了傅文雅想要置我于死地的决心。

“你不是离开他了吗,我晾他一段时间,到时候,我能回到他身边,他已经谢天谢地了,哪里还会去怀疑我的真假!”

苏子薰的脸上的表情有些迷离,像是陷入了某种幻想中,,我偷偷挪了挪身子,趁机解开了脚上的绳子,翻坐起身,朝大门口跑。

“想跑?给我拦住他!”

苏子薰呵斥了一声,眼看就要跑到门口,我还是被身后的人追上了。

我尖叫挣扎着,被人架着往回拖,她在我脸上拍了拍,“夏梦,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,你安分一点,或许我能让你死得痛快些!”

我狠狠地瞪着她,心里很是不甘,忽然,大门被人打开,从外面跑进来一个人,神色焦急道:“外面有车来了,不止一辆,事情可能暴露了!”

“怎么可能?”

苏子薰短暂地思索了会儿后,对着面前的几个人说:“先把她拉到我车上,然后你们开车,把他们给我引开。”

他们快速地将我拉到门外,推上副驾驶座,苏子薰匆匆发动汽车。

透过窗户,我能看到不远处朝我们开来的车辆,我不确定是谁,但我知道肯定是来救我的,我拼命呼救,可声音被车门阻隔,门也被锁死,我急切地拉着车把手,可一切似乎都是徒劳无功车。

苏子薰猛踩油门,车速很快,我转头朝后看,似乎是有车子跟了上来,我心里忽得燃起了希望。

她也注意到了,将油门加到最大,车子像离弦的箭般在高低不平的石子路上行驶,我被颠地整个人东倒西歪,好不容易抓到了车门上方的把手,才坐稳了身子。

身后的车紧追不舍,渐渐追了上来,透过车窗,我看到领先的一辆车驾驶座上熟悉的脸,是陆逸尘,我激动地不断叫喊,尽管他听不见。

“你给闭嘴!”

苏子薰暴躁极了,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我忙说:“苏子薰,陆逸尘已经追上来了,你的计划根本不可能实现,现在收手还来得及!”

“收手?”

苏子薰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哈哈大笑出声,“从小到大,我苏子薰想要的,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,我得不到,你也别想得到!”

忽然,她转头狠戾地看着我,“简心不是不认我么?陆逸尘不是不要我么?他们都不要我,要你!也好,我们一起死,有你陪着,黄泉路上我也不寂寞了!我会让他们记我一辈子!”

车子朝山坡上开,山路很崎岖,等绕出很长一段路后,我看了看车子正前方,心里感到一整不安,前方快要没路了,而傅文雅还是卯足了劲开,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。

“前面没路了,你快停车!快停车!”

苏子薰没有理会我的叫喊,脸上露出诡异的微笑,紧踩油门,车速没有丝毫放慢的迹象。

“苏子薰,你是不是疯了!”

我疯狂地握拳拍打着车门,手很痛,但玻璃好好的,没有一丝破裂的迹象。

见她打定了主意寻死,侧身抢她手里的方向盘,试图调转车子行进的方向。

她推开我,用嘴咬我的手,我咬牙忍痛抓着放线盘不放,车身左右摇晃,仍是朝既定的方向行驶。

苏子薰像是魔障了般,抱着必死的决心,我着急地劝她,“苏子薰,就算你不是简心的女儿,可你身上流着苏家的血,苏浩然和苏子墨都很关心你,还有简心,她养了你二十几年,心里对你地感情其实比对我深多了,如果不是你对我做那些事,她也不会那么对你......”

“你知道什么从小到大,我都是人人羡慕的大小姐,现在居然说我是情妇生的,我不甘心,我不甘心!”

话音未落,忽然“砰”地一声,车子发生猛烈的碰撞,我只来得及看到陆逸尘的车被撞飞了出去,而我们的车方向偏移,一阵剧烈地震荡,停了下来。

硝烟四起,我瘫坐在椅子上,你别安全气囊顶着,抬手摸了摸小腹,“宝宝——”

瞬间,我脑子一片空白,眼睛重重地阖上,失去了知觉。

五个月后,我像往常一样,接了盆温水,拧了毛巾给躺在床上的陆逸尘擦身。

那天他用自己的车身挡住了苏子薰的车,坠入了悬崖,幸好悬崖下是个湖,否则他早就不在了,每每想起那天的事,我就后怕。

这么久了,陆逸尘每天都这样安静地躺着,医生说,他各项指标都恢复地不错,可就是一直醒不过来,许是坠入湖里时,长时间缺氧的缘故。

陆云轩也找了许多国内外名医替他诊治,可结果都一样。

我没有办法,只能这样每天给他擦身,按摩,陪他说话,从起初的满怀信心,到失望沮丧,如今已经能用平常心面对。

不管怎么样,只要他还活着,就是好的,不敢希望多渺茫,我都不会放弃。

我擦了擦他的脸,因为一直躺着,陆逸尘原本刚毅的脸庞,有些消瘦。

“陆逸尘,你看看你的脸瘦成什么样了,你要是再不醒来,我可要嫌弃你了。你知道的,我这人特庸俗,就喜欢长得帅的。”

说着,我笑着擦了擦眼角的泪,又说:“孩子马上就要出来了,你看,我们的孩子多坚强,两次生死危机,他都挺了过来,比你这个做爸爸的强。”

说着,我摸了摸隆起的肚子,后期肚子很大,光走几步,我就气喘,简心怕我每天来医院折腾,会有意外,想让我在家好好休息,我索性就住进了医院,美其名曰“待产”,他们拗不过去,也就随我去了。

“陆逸尘,我已经很霍博彦离婚了,这眼看着孩子就要出来了,你要是再不醒,孩子要是没有爸爸,我可要跟他复婚了......”

陆逸尘出事后,我也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才恢复过来,一下床,我就每天待在陆逸尘病房,哪儿也不去。

看着随时有可能醒不过来的陆逸尘,我什么都不愿意去想,只想每时每刻跟他在一起。

霍博彦见我身体恢复后,便让陈柏川将离婚协议转交给我,看到他签名的离婚协议时,我立刻给他打了电话,手机关机,陈柏川说他出国去了,我问他去哪儿了,他摇摇头,说不知道,大概是环游世界,散心去了。

他什么都没有说,只留了份离婚协议给我,起初我还找他,想联系上他,可后来,我渐渐懂了,他不愿意我为难,如果我放不下陆逸尘,即便找到他了,也是多余。

后来,我再也没有找他,对于霍博彦,我是欠定了,在生死一刻,我忽然想明白了许多。

很多事,没有谁欠谁,只有愿不愿意。

正要论起来,我还欠了陆逸尘一条命,大概这辈子是还不清了。

看着陆逸尘消瘦的脸庞,一滴泪从眼里滑落,我忍不住趴在病床沿,哽咽着,“陆逸尘,对不起,我想你——”

“陆逸尘,你要是再不醒来,我真的要让宝宝叫别人爸爸了!”

忽然,我察觉到有人在轻抚自己的头发,忙抬头,模糊的视线中,床上的男人眉头轻蹙,“你敢!”

我眨了眨眼,忙抹了脸上的泪水,激动地抱着他,“你醒了,你终于醒了!”

“我再不醒,我女儿就没了。”

陆逸尘语气有些不悦,嘴角却微上翘,我撇了撇嘴,“你又知道是女儿了?”

“那是,我播地种,我当然知道了。”

我正要跟再怼,却忽然觉得肚子有些不对劲,低叫了声,陆逸尘忙问,“怎么了。”

“我,我肚子疼,应该是要生了。”

“别,别紧张,我去叫医生!”

让我不紧张的人,下床后,连鞋都没穿,光着脚,跌跌撞撞下床,我拉住了他的手,指了指床头的呼叫按钮。

陆逸尘忙按了按钮,将我揽在怀里,“别怕,有我在。”

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,我摸了摸,真好,这不是梦,我终于等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