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7章 番外

365bet娱乐场官网备用_必赢365体育投注手机_365体育在线投注: 信了你的邪(九个栗子) 作者: 九个栗子 更新时间:2019-09-24 22:50:00 字数:3522 阅读进度:217/217

华夏宁霞县,火车站外面依然很热闹。

史汀汀拎着箱子下车,岳芷萱沉着脸跟在他身后。

到了他租房的地方,他把箱子一扔,冷着脸不耐烦地看向她:“有完没完?跟了我这么久,你到底想干嘛?”

“……”岳芷萱倔强地盯着地面,他走她也走,但是就是不吭声。

“再不说话我把你赶出去了啊。”史汀汀耐心耗尽,也懒得和她再掰扯。

岳芷萱终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,扭头出去了,还给他关上了门。

听着门咯嗒一声轻响,史汀汀将自己摔进了沙发里:“这他妈叫什么事啊!”

他离开丰健学院后,拿着羽修给的钱给自己办了一张假身份证,第一时间离开了武建市,这两年一直努力打工,终于攒了一笔钱,来宁霞县开了间早餐店。

其实来到宁霞县也是他经过慎重思考后才做的决定,这边的警察局局长和沈迟是旧识,挺关照他的,他在这边别人绝对找不到他。

他知道,他爸妈一直在找他,听说他们张贴了很多广告,还往北上广各种宣传,他也不是不感动。

但是感动过后,日子还是要过的。

他打开电视,第N次播放采访他妈的视频。

“您最想对您儿子说什么呢?”

电视里那个憔悴的女子痛哭流涕:“我,儿子啊,你回来吧,妈想死你了啊……”

第一次看的时候,史汀汀大哭。

第二次看的时候,他哭的声音小了些。

第三次……

今天看的时候,他已经能就着视频下饭了。

听说他妈又生了个孩子啊,真是可惜了,不能当面道声恭喜。

他吃完饭,收拾了一下就打起精神,明天要重新开张啦!

他的粉店开在了十字路口,人流量大,他招了两个人还是忙得脚不沾地。

不知什么时候,他忽然感觉压力小了不少,抬头望去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:这个该死的岳芷萱怎么又来了!

也怪他自己,要不是听说沈迟回国了,没能忍得住偷偷去看了看他,他也不会被岳芷萱发现,结果被岳芷萱给缠上了,啧。

等到过了上班时间,他把毛巾往肩上一甩,冷着脸就过去了:“岳芷萱,你到底想干嘛?”

岳芷萱面无表情:“你一直没回去。”

“呵。”史汀汀嗤笑:“对,所以呢?”

“你爸妈一直在找你。”岳芷萱抿着唇看他,眼神很是认真:“你为什么不回去?”

史汀汀在社会上混了几年,早不是曾经那个被她电得直哆嗦的孩子了,他鄙夷地看着她:“跟你有屁关系啊?怎么着,你还想告状啊?去,你去啊,丰健学院已经没了,你去告诉我爸妈,看他们还能把我抓哪去?”

岳芷萱皱了皱眉,却出乎他意料的没有生气:“我的意思是,我也没回去。”

嗯?史汀汀挑了挑眉,自重逢以来第一次认真地打量了她两眼。

好像是哎,当初她被抓进去的时候可是全身名牌加身的,那叫一个阔,如今她这……浑身上下加起来应该都不超过两百块吧?

史汀汀颇为意外地笑:“哎?你也真舍得哈?”

岳家可真是挺有钱的啊,这可跟他不一样,她好像还是岳家独女,如果不回去,她爸妈再生个孩子她可就啥都混不着了。

岳芷萱哼了一声。

“不过……这关我屁事?”史汀汀翻了个白眼:“走开走开,你爱怎么怎么的,别跟我面前碍眼。”

“我没地方去。”岳芷萱依然没什么表情:“你的失踪在公司局备了案的,你是怎么不被发现的?”

她怎么到哪都不到几天就会被人找到,害她现在连旅馆都不敢住,哪都不敢呆超过两天。

史汀汀挑高眉梢,定定地看了她几秒,仰天无声地笑了两声,才板着脸冷冰冰地盯着她:“你的两个问题我一次回答:前一个,关我屁事?后一个,关你屁事?”

他们又没什么关系,总不至于说她没地方去就要他收留她吧?

开什么玩笑,他们又没什么关系,可千万别跟他说什么同窗情,怕是得笑死他!

岳芷萱跟着他出去,他关上门,再次警告一番后,她没有再跟上来。

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,结果他显然低估了她的耐心。

她每天都来,刚开始他还会烦燥,后面就随她去了。

反正他不会给工资的,她爱白干就干呗!他又不吃亏!

半个月后,岳芷萱没有来。

史汀汀一上午往外头看了十几次,心里头嘀咕着,该不会这家伙把岳家人又招惹来了宁霞县吧?

结果他回去的时候,竟然看到她晕倒在了他楼下的楼道里。

史汀汀看着她那张憔悴瘦削又苍白的脸,走上去又退了回来,最后认命地把她抱去了诊所。

诊断结果让他无比的……窝火。

营养不良?贫血?

你他妈逗我呐?堂堂岳家大小姐,竟然会营养不良?

岳芷萱醒来的时候,天都黑了。

史汀汀目光炯炯地盯着她:“说吧,你想干嘛。”

“我想知道你怎么解决的身份证。”岳芷萱抿着唇异常固执。

“我真他妈被你打败了。”史汀汀捂着眼仰头长叹:“行了行了,我怕了你了,你留下来吧,放心,在这边你爸妈查不到你。”

他们都是被家人放弃过的孩子,岳芷萱搬进来的时候,全身上下竟然就一套衣服一个文件袋。

史汀汀没有问她那里面是什么,因为他比任何人都知道那是什么。

他打开灯,看着电脑里循环播放的采访视频,慢慢打开了抽屉。

那里面,安静地躺着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纸。

生死状。

当他的父母签了这张纸以后,他们实际上已经放弃了他的生命。

岳芷萱经历了无数漂泊,终于在这里安顿下来。

他们一起起床,一起上班,一起下班,脸上永远带着平静的微笑。

生活犹如一滩死水,但他们甘之如饴。

别人都以为他们是情侣,但实际上,除了第一次史汀汀抱她去看病,后面他们连一个拥抱都不曾有过。

他们已经没有了爱一个人的欲望。

在经历过学院里的一切以后,他们已经无法再相信任何人,哪怕他们在一套房子里休息,但是他们的枕头下永远放着刀子。

他们永远都是合衣而睡,重要的东西永远都是贴身携带。

他们每时每刻,都做好了逃跑的准备。

在沈迟的房子对所有人开放的时候,史汀汀的父母意外地来到这个小县城,意外地发现了他们。

他们牵着一个五岁大的小女孩,当与史汀汀擦肩而过的时候,他妈妈突然伸手抱住了他。

“汀汀啊……”

不过三个小时,很多曾经同一学院的家长们都赶了过来。

这时史汀汀他们才知道,当初他们的同学,很大一部分都没有回去,就这么消失了。

他们有些被找到了,有些找到后又离家出走了,有些则如同行尸走肉般活着,活成了家长们心目中的“乖孩子”的模样。

这些失去孩子的家长们建了很多群,找到一个孩子都会充满希望地去他周围观看有没有别的孩子存在。

岳家赶来的时候,岳芷萱正一脸平静地看着史家人唱大戏。

两家人经过短暂的会晤后达成了一致观点。

“跟我们回去吧……回去爸妈给你们结婚,穿婚纱,办婚礼……”

“对对对,房子车子都准备好了,只要你们回去,就可以立即结婚……”

“你们要是喜欢宁霞县也可以,咱们在这里买一套房子,什么时候想了就再回来住,可以吗?”

史汀汀失笑:“结婚?跟谁结?”

两家人面面相觑:“你们两个啊,不是,你们不是都住一起了吗?”

“住一起了就要结婚?”岳芷萱冷笑:“就像孩子生下来就应该听话一样的逻辑吗?”

“不是,萱萱……妈说错了,你们不是这样的关系那也没关系,以后妈再给你介绍别的男孩子也一样的……”

“然后呢?”岳芷萱冷冰冰地看着她:“然后照你们的想法,生一个孩子,然后把她扔给保姆,每个月看她一次,当她变得不像你们想象中那么完美的时候,就把她送去监狱里,用铁条抽,用冷水冲,直到她变成你们想象中的好孩子一样为止?”

两家人的眼泪刷地就下来了:“都过去这么久了……你这孩子,你这孩子这是戳我的心呐……”

“时间不会抹平一切。”岳芷萱退开半步,避开了她妈的拥抱:“你们回去吧,我在这里过得挺好的,我不想再见到你们,我烦了,这辈子我就这样了,你们如果不满意可以把我带回去,但是我会自杀。”

她面无表情的样子,像极了当初她割腕自尽时的模样。

岳家人哭哭啼啼地走了,史家人最终无奈也只得离开。

史汀汀和岳芷萱就这样住在一起,像两只刺猬一样,相互取暖却又害怕被伤害,但是谁也不肯拔掉刺,就这样一直相携到老。

岳芷萱在六十岁时患了脑癌,最终不治。

史汀汀终其一生,不曾婚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