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一十七章 承任大典

365bet娱乐场官网备用_必赢365体育投注手机_365体育在线投注: 邪王宠妻狠强势 作者: 浮笙 更新时间:2019-09-25 00:25:27 字数:3342 阅读进度:618/618

第六百一十七章承任大典

“对不起,我刚恢复,还控制不好寒气。”团子只能站起来,左右看了一圈后退到角落里。

白冉望着她身后慢慢凝成冰晶的帘子,只好招了招手“过来坐着吧。”

说完,白冉便又用火元素点燃了一根蜡烛,并把两根蜡烛都放到靠近软榻的位置。

软榻上还铺着凤长惜送来的毯子,很厚很暖,应该不会很容易便被团子冻成冰吧……

团子有些顾虑的坐下,观察一阵发现没有什么异常,便放心下来。

“你气息不稳,不便留在凤鸣山,今夜就走吧。”白冉边说,边从床下的一个柜子里掏出一个木盒“这些药材可以直接食用,你带着一并去森林里交给流焰,嗯……这里面也有你的一份,看着分吧。”

白冉将木盒拖着到团子的脚边,直起腰来喘着粗气。

团子眉心轻动了一下,单手勾起了木盒的一角,深蓝色的瞳孔顿时放大了一圈。

“沉。”团子薄唇微抿。

“嗯,有两年的量,大约十日一株就可以。”白冉扒着手指头,在心里又算了一遍。

团子脸色微怔,眸子半眯着“森林里有许多药材,没必要吧?”

“流焰不懂药理,也瞧不上这些草啊花的,你带去让他吃了,他必定会听你的话的。”白冉轻笑了一下,从头上摘下一枚新的白玉簪子,地上的木盒子立刻化为一道光亮被收入在簪子内。

白冉将簪子递给团子,团子想了想还是接过来,随手将自己及臀部的头发挽起来。

“无聊,关心还要旁人传达。”团子冷冷的说道。

“既然你这么说,那我也要替旁人传达一下他的关心,流焰若是能见到你必会开心的。”白冉声音忽然轻了下来“若无我的命令,你便好生与流焰在森林里,不得将我的情况告知他,也不得擅自离开森林。”

“我懒得擅自做主。”团子慵懒的眯着眸子,单手搭在小几的边缘,随手拨弄了下蜡烛上的火光。

火苗的上端闪过一瞬的蓝色光亮,不过眨眼间便又恢复成原样。

流焰身为神兽的上古纯火,天克团子的水元素,即便只有一点也已经足够。

团子默默的收回手,指尖轻轻搓动了一下,周身立刻萦绕起耀眼的蓝色光亮。

“没事不要唤我。”光亮闪过,院内回荡着团子清冷的声响,一切归于平静。

白冉长出了一口气,望着远处越来越小的身影,面色有些凝重。

“冉丫头,你这是断了所有的后路啊!”华老的声音忽然响起,他帮助白冉治好雪狐的本意并不是让她回到森林里休养生息的。

“凤离歌便是我的后路,从前我信他,如今不得不信他。”白冉微微抿唇,声音决绝。

……

半月过后,凤家家主的承任大典,白冉受邀出席,一早便被叫起来准备。

说是受邀,实际上就是凤元至来传话,说如果不去便把她丢进凤鸣山的温泉里淹死。

白冉收拾妥帖,到凤长惜的主屋报道,进门后轻车熟路的坐到椅子上,翘着二郎腿等人出来。

里面传来阵阵轻咳,随后寻礼探出头来,可怜兮兮的看向白冉“白姑娘,您给进来看看呗?”

白冉进去后,就见凤长惜一身白色的亵衣坐在床榻边缘,头半垂着,一手掩着口鼻,咳嗽不停。

白冉没说话,一道火元素便直接从掌心处飞了出去,直直的打入凤长惜的头顶,一道火红的光亮萦绕着他,半晌后咳嗽声停,白冉也将火元素收了回来。

“怎么回事?”白冉冷着脸问道。

寻礼本还想询问具体情况,见白冉脸色极差,硬生生的憋了回去,悄悄的退出内室。

凤长惜缓了一阵,站起身踉踉跄跄的扶着床栏挪到桌边,端起茶杯轻抿了口温水。

“今日父亲家主承任,我担忧不已,便……”

“你体内灵力混乱,身体有劳累过度的迹象,你如此心急修炼,是想在你父亲的大典上表演猝死吗?”白冉冷笑了一声,双手交叉在胸前,靠着凭栏。

“我……我只是想早些痊愈。”凤长惜别过脸,双手浸入在一早准备好的热水当中,眼神盯着水盆中倒映着的自己。

“我给你秘法是以为你想对自己的生命负责,既然你对自己如此不敬,那我也没什么可说。”白冉冷眼说完,眼神从凤长惜的背影上划了一道,披风甩开,一道衣衫垂落的声音传来,白冉便从屋内径直的走了出去。

寻礼目送着白冉飞快的离开,张了张嘴刚想说话,身边的帘子忽然被打开。

寻礼回身,顿时吓了一跳“主子您怎么这样就出来了,怎么也得披件衣裳啊!”

凤长惜仿佛没听到一般,站在帘下,有些无力的睁着眼睛,眼中映着那越来越远离的身影,披风扬起的每一道弧度似乎都打在心脏之上,一下一下沉重的呼吸不来。

白冉离开后便自行去往正堂,在正堂门外等了一阵,凤元至并未见她,只传话让她去将凤家主接来。

凤鸣山顶,凤家几位长老早早便入座,只是脸色极为难看,时不时指着前方高耸的石碑言语两句。

“家主到!”wài wéi,一道响亮的声音响起,众人纷纷安静,中央让出一条路来。

凤元至踏着大步慢悠悠的走了过来,身后跟着裹着披风的凤长惜,还有一众侍卫。

队伍最后,凤离歌顶着帷帽走了进来。

一时间,稳坐着的长老们纷纷站起,互相交换了震惊的眼神,紧盯着凤离歌的方向。

其中一位长老在凤元至路过的时候伸手拦下他,面带愤怒“你为何要离歌到场?”

“他是凤家少主,凤家承任大典乃是大事,他岂能不在?”凤元至眉毛飞起,粗犷的声音扩散至山顶的每个角落,前方的悬崖内甚至也回荡着他嘲讽的声音。

“你简直太无法无天了!你……违背天伦,逆子……逆徒!”长老手指颤抖的指着凤元至的鼻子,眼睛瞪的通红。

凤元至面色铁青,狠厉的目光看过来,刚要说什么,凤长惜上前低声道“父亲,时辰快到了,天象之时不可错,大局为重啊。”

言罢,凤长惜对着长老微微点了下头“您请息怒,父亲虽有言行不当之处,但您不也是出席承任大典吗,既如此便无须再说些指责之语。”

长老被说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,紧抿着嘴巴,气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凤元至哼了一声,带着队伍径直的越过长老。

凤离歌在长老身边停下,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继续远离的队伍“您上岁数了,这些气性还是留着以后发作吧。”

言罢,凤离歌便悄然飘远了。

长老瞪圆了眼睛,长大了嘴,不敢置信的回头看向其他长老。

“这什么人?你们瞧瞧这还有良心?我帮他言语,却如此嘲讽我?简直不成体统!”

“就是就是!”

“他不一贯就是这样?”

“凤家主都管不住他,你就别跟他置气了……”

长老们纷纷规劝,凤离歌坐在最前一排的最左面,将这些话全都听进耳中。

“大典开始,礼呈!”一道响亮的声音响起,便有一众侍卫捧着各种祭品走上来,按照位次摆放好。

“慢着!”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,从长老的座位中传出。

凤元至回头看去,是一位年岁最长的长老站了起来,不怒自威的神情里带着几分镇定。

“您有何事?”凤元至语气略显客气。

凤长惜也转头看去,而后又看向凤离歌,见他轻描淡写的端着一旁沏好的茶水,时不时的抿一口。

难道此人不是他安排的?

长老清了清嗓子,用更清晰的声音说道“凤家的家主承任大典有详细的礼仪规程,你岂能擅自修改流程,直接进行祭天呢?”

“那您说,应该如何?”凤元至眉心顿时蹙在一起,有些不耐烦的问道。

“新任家主承继,需得有在世的前任家主在场,quán bǐng交接方可算是大典开始。”长老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凤元至闻言,不耐的一屁股坐了回去,只露出一只随意挥动的手“您偏要如此吗?”

“此乃凤家礼规,并非是我为难,你若行得正坐得端便也不怕多此一举。”长老浑厚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一阵寂静后,凤元至立起手掌,随意的挥了两下。

凤长惜缓缓站起,给寻礼递了个眼神。

“前家主到!”寻礼的声音立刻传遍整个凤鸣山顶。

众人一阵哗然,那位年长的长老面上也是一滞,而后连忙看向石碑之前,一道瘦小的身影搀扶着另一个更为蹒跚的人慢慢的走上前来。

“这……”长老面色惊诧,瞧着两人缓慢移动的身影,火冒三丈“凤元至!你怎敢做出如此伤天害理之事!”

“对啊,凤家嫡系岂是你这等旁支可随意侵犯的!”

前面凤元至不悦的闭了闭眼,怒喝道“找什么急!家规只说不能侵犯,他又没死算哪门子侵犯!”

2